发布日期 2020-09-16

文学评论名家汇聚成都共话文学中的“地方”和“世界”

原标题:文学评论名家汇聚成都 共话文学中的“地方”和“世界”

当下,从整个新文学的历史来看,地方性叙事不失为一个观察文学现象的角度。尤其是在全球化的背景下,地方叙事的意义被凸显了,得到重新开掘。

9月11日,2020中国文艺理论前沿峰会——地方路径与文学中国暨四川青年作家研讨会在成都举行。

阿来、侯志明、白烨、程光炜、吴俊、孟繁华、张清华、贺仲明、洪治纲、张永清、张洁宇、谢有顺、王金会、李怡、杨青、赵雷等先后发表了精彩演讲。

据了解,此次活动由中国作协创研部、四川省作协、中国人民大学书报资料中心主办,《当代文坛》杂志社、阿来工作室承办,巴金文学院协办。

文学是具体的,特殊的,充满个性细节内容的,世界所有地区,都由不同的地域文化构成,拥有各自不同的生活细节,也有各自不同的地方性知识,这些地方性知识的内容被作家成功地写成作品,文学就显出非凡的力量。

研讨会一开始,四川省作家协会主席阿来就点赞了这次研讨主题

在他看来,地方路径与文学中国的讨论很有必要。因为地方不仅是作家书写的对象,还是一种经验和方法,“一个作家怎么处理地方经验的经验,很重要!”他举例,著名作家李劼人、马识途,都善于处理“地方”经验,在他们的名著《死水微澜》《夜谭十记》等里,都带有浓郁的四川语言、四川文化特色。他建议,作家不仅要学会处理当代经验,还要善于处理地方经验。

杭州师范大学人文学院院长 洪治纲认为,作家要把作品写好,必须拥有独特思想,这个思想不可能凭空产生,必须有生长的土壤,这片土壤位于某个区域, 由地域文化构成

“我们关注作家写什么时,实际上关注的是他的审美情趣、思想观念。这才是我们地方路径里很重要的东西,也是体现我们文学内核的东西。”他指出,如果作家不重视地域文化,对地域文化中隐藏的人生观研究不足,尽管这个作家也可能拥有关于世界的某种观点,他的思想同样可能是公共的,人所共知的。

对此,暨南大学文学院教授 贺仲明表示赞同。他指出,作家追求地域性,展现我们的个性和独立性,从而这个角度来讲,地域性不是一种简单的文本呈现,而是一种精神的追求。但是过于强调地域性,会使得人们回到一种封闭的状,割裂其与外界的联系。“这在文学看来是一个大的问题。”从而, 他认为在强化主体意识的基础上既要坚持地方性,又要兼顾开放性和对话性

对于两者的兼顾,中山大学中文系教授谢有顺并不否认其重要性,不过在这个基础上,他提出了自己的对于“地方”的新理解,“真正的‘地方’不是一个区域,而就是‘我’。”

之所以产生这样的认识,源于当下现实。他举例,人们会发现304不锈钢管,新一代的孩子吃着同样的肯德基,喝着同样的可乐,住着同样的街头楼房。这使得他们的写作相较于贾平凹等这一批老作家,面临一种地方性的缺乏。在他们的写作里没有故乡、没有地方,完全是架空的,不落地的,这一点在网络文学上表现得尤为突出,“这是他们对于地方性的反抗,没有故乡。”

从这个角度出发,谢有顺提出,或许真正的‘地方’,不是一个特定的区域,而就是每个写作者这个个体,“个体的‘我’身上就承载着我的地方,我受到的教育、我对世界的认识。”

会议还对罗伟章、周恺、英布草心的作品进行了研讨。当天出席活动的还有四川省作协党组书记侯志明、副书记张颖等。

来源:川报观察 边钰

聚合阅读